© 萬象|Powered by LOFTER
一个热衷碎碎念的家伙
不规律疲软发作中

在遥远的未来
可能会更新...吧


kuroha最近有些烦躁,一向都是笑脸迎人的他竟然一反常态摆起了臭脸。

一切都是因为一颗智齿。

[该死的,明明只是一颗牙而已!为什么那么嚣张!]

kuroha捂着脸狠狠地咒骂那引起疼痛的罪魁祸首。

自从长了这坏东西后,kuroha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友好的房东太太看着kuroha因食不知味而逐渐消瘦的身体忍不住提出了[去看看牙医吧]这样的意见。

起初,刚长出智齿的kuroha是不愿意去医院看牙的,他对那些冰冷的金属器皿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排斥感。

但是现在......吃不好喝不好的kuroha看向镜子里因疼痛而五官扭曲的自己...

[算了还是去看看吧]

[牙医什么的,总不会比这可恶的小东西可怕吧]

......

经过了一番自我疏导,在牙床发出最后的哀叫后,kuroha终于下定决心。

友善的房东太太将自己身为牙医的儿子介绍给kuroha,并且温柔的祝福他能早日康复。

拿着手里的名片,上面印着

[天真楼病院*
牙科主治医师
Kisaragi Shintaro
预约电话:xx-xxxx-xx]

[啊哈,天真楼?什么鬼医院!]

kuroha看着房东太太塞给自己的名片嘟囔着...这个医院的名字看起来太让人不放心了。

不过看在是房东太太的儿子的份上,kuroha还是决定去一趟。

[Kisaragi ...shinta..ro 嘶—!]kuroha小声的念叨着医师的名字,在发最后一个的音节时,长智齿的地方突然发出一阵酸麻感,渗入牙床,弥漫到整个口腔,引得kuroha发出小声的吸气声。

[好疼好疼好疼好疼好疼好疼好疼!!!]

[不管是什么医院了,反正我去就是了,该死的!求你不要再痛了!]

kuroha烦躁的胡乱抓着自己柔软的黑发。

花了近一个小时,kuroha才到达医院并办好了一系列的手续。

挂好号后,坐在侯诊厅里的kuroha心底又升起一阵阵不妙的感觉,可能是因为医院的名字太诡异了!一定是这样!

[好冷!]

医院的冷气开的很大,体内本就偏寒的kuroha全身不住颤抖,牙床微动,发出细微的牙齿碰撞声。

[请7号速到牙科处问诊——请7号速到...]

平常最烦机械发出声音的kuroha觉得这句机械女音好听的如同天籁。

迈起穿着黑色略微紧身的休闲布裤包裹的腿,步伐有些局促,kuroha在看到那扇挂着[牙科]的门前驻足,呼了一口气,双手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苍白的脸。

[不就是看个牙么,没什么好怕的]

做好心里准备后,kuroha伸手推开问诊室的门。

一进门便看到一个架着手臂斜靠在墙上穿着白大褂的青年。

看到患者到来,青年扬了扬下巴,示意闯入者跟上自己,便转身往内部病房走去,kuroha只得自己跟上。

直到kuroha躺到治疗床上,shintaro才说出至今为止第一句话。

[嘴巴张开]

kuroha顿了一下,慢腾腾的张开嘴。

[真是一点都不温柔]

青年医生拿着一个金属制扁平圆头仪器探入口腔,感受到空调下金属仪器发出阵阵寒气,kuroha有种被骤然降低温度麻痹了一下的快感,配合智齿发出的酸痛,竟然也是别样风味...kuroha自嘲地想。

[没办法,这个智齿得拔除]

[麻醉药,打吗?]shintaro对着kuroha摇了摇手上的药剂,[拔智齿可是很痛的]

青年医师的话像是给kuroha判了死刑,他整个脸色都灰败下来。

[果然还是最差的结果!]但是这是解决该死的牙痛最彻底的办法了,kuroha只得神情烦躁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接受了医生的建议。

shintaro转身去准备注射麻醉药所需的仪器,kuroha侧头看着他的动作,意图让自己安心点。

不一会儿,准备好了所有工具的shintaro对着眼前面色惨败的病患一脸平静地说
[没事,我的技术很好,不用怕]

但是配合那张眼神涣散一看就是好多天没睡觉的脸,kuroha没有感觉到自己被安慰,反而越发觉得这家伙不靠谱起来。

看着逼近的针头,想到这根尖细的物体将要刺进自己脆弱的牙床,kuroha差点想掀翻这个面目可憎的医师拔腿就跑,可是理智告诉他不能这么做。

令人意外的是,虽然打麻醉药时有一点痛,但是待麻醉药发效后整个口腔真的都断绝了一切感觉,不论是外在冷气带来的战栗还是内在牙疼引发的酸楚感。

难得停止痛感的kuroha有些小愉悦,眼前的青年医师也不再那么令人讨厌。

kuroha张着嘴巴,看着shin不断地拿起奇怪的仪器放进自己口腔里的,内心有些不安,大概是因为口腔里什么感觉也没有,所以kuroha也不知道现在拔除智齿进程怎么样了。

[这样对自己身体没有掌控力的情况真是太糟了!]

不过这样的想法没有维持太久,kuroha很快就陷入了这颗智齿拔完后可以愉快的吃生鱼片,并且粘上一大推芥末*也不再会牙痛了的美好幻想中。

......

[快拔好了]

青年医师平淡的声音在寂静的病房里响起,有些突兀。

kuroha一惊,这么快?眼神中带着怀疑望向了青年医师如古井般泛不起一丝波澜的脸。

[果然,太让人怀疑了]

kuroha终于忍不住翘了翘自己的舌尖,试图舔了舔自己长智齿的地方,想弄清那里是个什么情况。

[一点感觉也没有...]

几番舔弄后kuroha骤然想起自己口腔里的麻醉药还没失效的事实...

[这麻醉药也太好用了点吧]

有些感叹的想着,kuroha又忍不住舔了舔那里的位置。

[还是没有感觉...]

[好想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啊!!]kuroha脑子里不断叫嚣着想满足自己强烈的好奇。

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kuroha完全没在意还在摆弄自己牙齿的青年医师。

shintaro在无数次眼神奇异地看向kuroha却被无视后,终于忍不住说出一句话
[病人,你可以不要再舔我的手指了吗...]

......

Fin

——————————————————
* 天真楼病院:是93年织田裕二主演的[振り 返れば奴がいる]里所就职医院的名称。
因为以前看的时候觉得这个名字好炫一定要拿来用一用所以_(:з)∠)_

*关于生鱼片和芥末,其实是看了贴吧里一位作者的短篇想到的,于是借用了这个设定_(:з)∠)_因为觉得kuroha就是喜欢这种东西的感觉...望那位作者原谅我剽窃创意otz。

*这篇设定kuroha是怕痛怕的要死星人,所以里面的一些行为就能说的通了。

*性格好像有点ooc,伸子散发出一种高(中)冷(二)的气息XD

*梗是以前在电脑上看到的一个笑话觉得萌萌哒,于是突发奇想写了个小短篇...

*然后烂尾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QAQ后方大家自己想象吧QWQ

*最后希望大家阅读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