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象|Powered by LOFTER
一个热衷碎碎念的家伙
不规律疲软发作中

在遥远的未来
可能会更新...吧

*码字慢

*尽量不ooc

*平行世界

*年下

*结局未定

*应该不是小甜文

*文笔不好

假如能接受这些的话,那就试试看下去吧

———————————————————————

[真是一个没品味的人呐]

kuroha看着窗前穿着红色运动衣的少年暗自评价道

[红色运动衣还真是土的掉渣]

身为一个对自己衣着非常在意的青年宿管,kuroha对于这个每天身穿同样一件运动衣而且还有着不好好梳理整齐那乱糟糟黑发的坏习惯的新晋大学生有着十分恶劣的印象。

shin根本想不到自己从未注意过的青年竟然对自己有着这样敌视的态度,他只知道自从升上大学后,比以往更单调乏味的生活简直让他闲的发疯了,虽然面上还是带着对三次元一点也不在意的死宅形象。

[生活什么时候变得无趣的呢]

[好像是她去世以后吧]

shin自嘲的笑了笑,戴上黑色耳机边走边零碎地小声对自己说了些什么,

[明明一直说想要和我考同一所大学的]

[不过那个智商也考不上的吧]

...文乃那个笨蛋。

明明什么都约定好了的。

想到了升学考前少女毫无征兆的自杀,shin用力的抓着手里的罐装可乐,像是发了狠一样越抓越紧,本就苍白的手指因为发力过猛使得指节透出更不健康的惨白,青色的细小血管也微微浮出皮肤,整个手指牵动手腕不断颤抖。

刚取出冰柜的锡罐因为温度的急剧变化在表面渗出一滴滴液体,滴落干燥的地面,很快被蒸腾成水蒸气消失不见。

呆在过道里一动不动了好一会,shin才从巨大的失落感里清醒过来,将抓着的可乐罐放在过道边的窗沿上,拿出口袋里叠的整整齐齐的手帕擦了擦潮湿的手。

[啊...这个手帕...也是她送的]

智商168的天才看着手帕脑子又不清楚了...

安静的过道突然响起了手指敲打玻璃的声音将沉浸在自我世界中的少年惊醒。

“呐,你要待在我眼前多久啊。”

shin寻着声音往过道右边看去,隔着一道玻璃窗和自己的可乐罐,一个黑衣青年正用戏谑的眼神看向自己。

修长的手臂支在窗台上,较常人薄的手掌撑着消瘦的下巴,另一只手臂连着手腕上细白的手指靠在玻璃上,两指手指微勾,看到少年的目光,kuroha又轻敲了两下,表明了自己就是发出声响的罪魁祸首。

Fin
——————————————————————————————————————————————
自从上次shin和那个黑衣的宿管搭话以后,莫名的两人竟然也成了可以打打招呼的友好关系。

shin明显没感受到kuroha内心对他的恶感,他只觉得这个高挑的黑发宿管真是有点自来熟,每天他经过过道时,kuroha都会盯着看他一会然后笑着和他打招呼。

[其实我只是在看他乱的像一团咸菜的外套]kuroha为自己辩解道。

shin窝在宿舍里用一只手操纵着计算机,另一只手拿着可以放好几天不腐坏的超市餐包往嘴里送。

突然口袋里的老人机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大声响,神经纤细的DT被吓得浑身一个机灵。

[这种不美观噪音又大的远古时代产品早就该更新换代了]shin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边默默吐槽道。

看着页面上的来显,是momo那个每天不闹点事就不愉快的蠢货。

shin真的一点也不想接她的电话,他还记得上次接电话的时候momo交给了他一大叠高中资料并命令他两天内做完整理好然后再邮给她,不然就把shin私藏在家里的黄色书刊拿给妈妈看,还有上上次,要升学考的momo打了个电话给他,命令shin两天内将所有可能考的大小考题做成试卷并且要附有可以让momo看懂的答案...

[就算是提前给你看了答案你也还是30分]

对于这个考试从未及格过的妹妹,shin真是无奈透了,明明是这么简单的卷子,momo却总是能考出令人震惊的成绩。
等到最后一声铃响了的时,shin掐着时间接了电话。

电话那头是少女元气的咋呼声[老哥!你接电话怎么这么慢啊!]

听了momo絮叨了许久,终于以要去吃饭的理由挂了电话。

shin舒了口气,总是带来麻烦的momo这次竟然体贴的说自己和妈妈给老哥买了些食物和衣服,快递已经寄出,就这几天会到,打电话是为了来通知一下老哥要记得去拿包裹。

shin突然觉得之前对momo的腹诽真是太过了,自己的妹妹还是非常贴心的么!

看了下老人机显示的时间,正好是饭点。

[正好去看看快递有没到吧]

shin披上红色外套往宿舍外走去。

通过过道边宿管先生的窗前,shin习惯性的看了一眼,黑发宿管竟然不像往常一样待在玻璃窗边。

[可能是出去了吧]

[那就等会再来问问他包裹的事]shin想。

出了宿舍门口,shin一边慢吞吞地走,一边低着头玩着手中的老人机,页面上大颗粒的像素勾勒出一条小蛇不断地在移动,一步步吞吃屏幕里出现的黑点。

[哟~]熟悉的宿管声音带点轻佻的意味。

黑乎乎的头发凑到shin的眼前,大概是想看看是什么东西让少年埋头仿若身无旁物。

[原来是贪吃蛇呐]

kuroha看着屏幕上因为他突然的靠近使得少年被挡住视线无法操作而撞上墙壁的黑蛇道。

shin看着屏幕里鲜红色 game over 的提示后,默默地把游戏退出然后将落伍的老人机塞进口袋里。

看向面前嬉皮笑脸的高个男子,shin微微皱了个眉头,他玩游戏时不喜欢有人突然打断他。

笑的一脸恶质的男人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shin移开视线微微哼了一口气。

[假如因为贪吃蛇没过关而向人发火是很丢脸的]

shin如是想,于是憋下了胸中因游戏没通关而升腾起的火气。

——————————————
*这小段的主题应该是贪吃蛇吧_(:з)∠)_

*楼主是偏离主题小能手...在达到十万字之前,shin可能已经拯救完世界,但是这篇文都指不定能进入正轨...

*其实这些都是很日常向的片段,可能太过平淡了点吧QAQ

*还有一点很重要...这篇文可能到完结kuroha和shin都不会在一起!!

——————————————————————————————————————————————

[宿管先生,有什么事吗?]

shin的口气有些生硬,本来就不太擅长与人交流的少年开口。

kuroha眯了眯眼,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了猫咪一样的笑容

[你的妹妹非常可爱]

答非所问,shin看了一眼笑的奸诈的宿管。
momo那家伙一定在寄的包裹上写了什么奇怪的东西,真是不应该相信她会干什么好事,shin心想。

[呵呵,宿管先生,我家的包裹已经寄到了吗?]shin口气不咸不淡地说着。

kuroha笑笑[年轻人要讲些情趣啊~],怂了怂肩继续道[不然shintaro可是交不到女朋友的哦~]

[哦。]表面还是非常平静的shin。

看到眼前的少年微微不耐的表情,kuroha总算是回归主题[包裹就在我的值班室里,不过——]

shin从下方斜睨着kuroha的脸

kuroha顿了一下,[是不是应该先吃个饭呢?boy~]

两人相对无话,shin一路沉默地和kuroha来到学院旁冷清的食肆。

店内零落地坐着几个老年人,突兀的进入两个年轻人倒也为这家店注入了一些活力。

[据说这里的鳗鱼饭是招牌呢]kuroha笑笑,[不过,我觉得鳗鱼这样腥臭的食物,shin也不喜欢吃的吧]

[......]

[我觉得纳豆饭倒是不错,你说对吧?]

[......]

沉默着听着kuroha对食物的挑挑拣拣,在接过店家送来手抄菜单时,shin终于打断kuroha的絮叨。

[请帮我拿两份可乐饼,谢谢......宿管先生,你看看需要什么。]说完便把菜单递给kuroha。

[shin原来喜欢croquette*啊~那好吧,我就来一碗纳豆饭吧,麻烦您啦~]kuroha一脸微笑的说出了根本没有关联的两件事,把菜单还给了身旁的店家。

shin听着kuroha纯正的法文发音,嘴角抽了抽,这位年轻的宿管真是别具一格的小资啊...

小小的食肆里很安静,只有一些老年人发出低低地絮语。

在等菜的闲暇,kuroha和shin就着赤豆酱粘天妇罗好不好吃低声进行了一个小小的讨论。

可乐狂热者shintaro还在店门外的自动贩卖机买了一听可乐,准备作为午餐的佐料。

热腾腾的白米饭和一碟黏黏糊糊的纳豆端了上来,kuroha将木质垫台整齐置于自己面前,抱着[纳豆真是世界上第一美味的食物了!]这样愉悦的心情把那碟粘稠地已经分不清颗粒的纳豆倒入散发出谷物香气的米饭中。

shin看着kuroha娴熟的动作,默默吐槽道[这家伙是有多爱纳豆啊...]

在kuroha搅拌好他混做一团的纳豆饭时,可乐饼也端上了案几上。

shin把一份可乐饼置于自己眼前,再将另一份推往案几中间,让kuroha也能方便的尝到。顺手将静置许久的可乐打开,发出[咔咻]的声音,shin边喝着可乐边把酥香的面饼吞吃入腹。

两人虽然吃着风格完全不同的食物,但是奇异地不让人感到违和。

午饭的时光就像长了玫瑰色的翅膀似得飞掠过去...

————————————
*croquette:可乐饼的法文发音...其实我就是想体现一下kuroha的诡异小资感..

*然后喜欢可乐的shin一定也喜欢叫可乐饼但是不是可乐做的饼的饼←这样的设定,所以shin喜欢的食物就是酥酥香香的玉米面饼啦~

*诶感觉kuroha变得相当话唠...嗯..不过没办法,毕竟是宿管嘛[笑]

——————————————————————————————————————————————

慢腾腾的吃完饭,行走在校园林荫下的两人不由染上一些慵懒的味道。

[宿管先生,请问我方便去你那把家妹寄的包裹拿走吗?]早就想好了措辞的shin总算选了个好时机将这话说出口。遣词造句无一不完美,礼貌又绅士,shin暗暗的夸赞了一下自己语言组织能力。

kuroha眯着眼看向眼前的少年,阳光经过交错纵横的树枝的切割显得零散,落在红衣少年的头发上,衣角上,大约是光的粒子性使然,少年周身染上了破碎的金色迷雾。

[这样看好像也没有那么令人讨厌了呢]kuroha心底腹诽,脸上却晕开了浅笑,十分友善的应下了少年的请求。

两人并肩步行,很快就到了宿舍一楼的宿管室,这是shin第一次进入这个每天都会经过的屋子。

[苍白]

这就是shin对于kuroha宿舍的第一印象,因为背光的缘故,大白天都没有一丝光线,打开了功率消耗低的节能灯,白惨惨的灯光撒遍整个房间,每一件家具都是淡色,除了kuroha的衣物和他那头黑发,这个房间除了白色基本就没什么别的色彩。

[真是让人不舒服的房间]

kuroha将shin带到房间的小沙发里坐下,自己拿着串钥匙打开了这个宿舍连通的置物间,里面放了许多学生的寄件。一旦有学生来询问寄件情况,kuroha就会从宿管房离着走廊的那扇窗户把东西递出去。

[...这么说来,确实是第一个进入我房间的人呢,shintaro..]kuroha意味不明地胡乱想到。

将momo的包裹找出一点也没耗多少时间,因为两个包裹一大一小混在普通规格的寄件里尤为明显。

将这两个包裹取出,抱到shin所在沙发的附近,kuroha便带着一脸玩味的笑看着shin。

[你可真是有一个好妹妹]

shin心中感觉不太妙,走近包裹,看了看大个的那个,十分正常,是老妈填的寄件人单子...至于那个小的,shin一看到就感觉一阵头疼。

[momo那个家伙...]

在小包裹的面上还贴着一张桃色的纸张,上面有着并不好看的字迹。

「哥哥,跟你打电话后感觉你最近生活的不大尽如人意,所以我就把家里你所有的A书整理给你寄来了!

不用感谢我,这是身为妹妹应该做的。
但是还是希望哥哥成熟一点,不要再沉迷于这些东西了,快点找个女朋友吧!

如月桃」

[字真丑]

这是shin看到这封信的第一反应。

但是看完全部,shin感觉自己都要蹲在角落里哭了,这么一张纸竟然贴在包裹上,momo你是真蠢还是故意的啊喂!就算是DT,哥哥还是有尊严的好吗!?

快速将这一张信纸从包裹表面撕下来,揉成一团塞进口袋里,今天的shintaro感到自己的心情不太美丽。

在一旁的黑衣青年看着这个平时总是一脸淡漠的少年的脸色变换,感觉到一阵好笑。

[嘛~有一个这么关心死宅哥哥成长的妹妹也是很不错的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