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象|Powered by LOFTER
一个热衷碎碎念的家伙
不规律疲软发作中

在遥远的未来
可能会更新...吧

*本文设定beta也能感受到信息素不过很不明显,也无法分辨味道,但是能知道有omega发情

*alpha进入青春期后就能体检出来,omega依靠发情期辨认,一般omega在进入高中前后就会分化,所以默认16岁后仍没分化的人基本归属beta,但不排除有极晚发情的特殊状况

*调查人口结果表明abo比例约为1:50:0.8

*虽然男女beta和omega都可以生子,但社会还是异性伴侣为主流

*同性婚姻合法。

 →Part 3. and Part 4.

 →Part 5. and Part 6.

 

↓↓↓

 

 

Part 1.

 

“齐木,不要发呆了,等会放学记得要和我一起去勘察后山的情况,前些天我就隐隐感觉到Dark.Reunion的气息漂浮在后山上空呢!”

...

看着眼前少年用缠着绷带的手捂住眼睛一脸认真的说着身为漆黑之翼的任务,世界最强超能力者齐木楠雄今日第十六次在脑内叹了口气。

无视了海藤嘴里一长串有关暗黑结社的讯息,齐木背起书包起身。

今天就陪他去吧,要是他出了什么岔子影响了学校的平静就不好了。

看到齐木竟然不像以往那样逃避任务,海藤不由得露出兴奋的笑容。

“哟,海藤,哥们儿,你们要去哪儿啊?”燃堂抓着自己的肚皮,从教室的后排朝两人走来。

厄运的一天...燃堂,这个男人今天也散发着白痴却难以撼动的气场。

“是燃堂啊,我和齐木打算去勘察后山的情况,毕竟肩负着保卫学校众人的我...”没等海藤话说完,燃堂便伸出手压在他的头上,力道大的阻断了他的话语。

“我也可以去吗,哥们?”

“...”齐木面无表情地看着燃堂,寄希望于他能读懂这无声的拒绝。

空气一瞬间凝滞,只有海藤挣扎的声音。

“不要压我头!”好不容易从燃堂的大手下逃脱,海藤情绪激动地喊道,“你不准去!无礼的燃堂!”

“那就算了,刚好今天我要去给老爹上香来着。”

“那你还问什么!”

“我是问齐木又没问你,你激动个啥呀,豆丁小鬼。”

...

不理身后两人没营养的对话,齐木躲过了刚想和自己打招呼的照桥心美,径直往教室外走去。

思考着今天一定要让齐木“哦呼”的超级美少女看着越走越远的齐木和一群向她涌来的同学,只好无奈地放弃今天的哦呼大计。

 

 

在海藤的带领下,两人进入了后山。

望向前方蓝发脑袋齐木的目光带上自己都没察觉的欣慰神色。

明明是个路痴却好好地完成带路工作,看样子真的对这次任务做了很多准备呢。

按平时的走向,齐木总是找各种理由拒绝海藤的调查邀约,但今天稍微有些不同。

原因?同学爱而已,这么说是不可能的,如上述所表,齐木只是想要学园的平静而已。

这个世界存在三种性别,beta及稀少的alpha和omega,其中alpha各方面能力最强,omega则是不论男女都容易受孕,所以成为了alpha结对的对象,加上两者拥有发情期的特质,所以在性别上大家都很是注重。

事件发生在昨日,最后一节课下课后,齐木隐约感觉到一股香甜的气息,既是超能力者又是alpha的齐木迅速捕捉到那是发情的omega所散发出的味道。

循着微弱的气味,齐木的目光最终定在了朝自己走来的海藤身上。

普通人一般在刚进入高中就确认了性别,年级里少数几个omega都在高一时期确认性别并且定期服用抑制剂保护自己,直到高二都没发情表现的海藤自然被大家默认为beta,没想到海藤不仅个性晚熟,这方面也这么晚熟,昨天那阵气味就是预示着海藤发情期的到来。

omega的信息素在发情期最强烈时甚至会引来整个学校范围内alpha的觊觎,想着要是学校发生什么暴动就不好了的齐木使用了回溯时间的能力将海藤的身体还原到前一天,暂且算是阻止了事情往恶质发展。

不愧是PK学院的保护者。

完全没感觉到齐木的举动和自己体质特殊的海藤今天仍然沉迷于暗黑之翼的扮演中。

 

 

“哦哦,这个漆黑的残骸,一定是Dark.Reunion来过的痕迹!”

那只是个塑料袋碎片而已。

“!!这里竟然有光线,肯定是他们用来进行时空传输的证明,看来魂使的阴谋已经展开了,我们也得更加努力的为地球设置结界了呢!”

...守护地球什么的还是交给有能力的人吧。

海藤兴奋地观察四周的环境,不时分享出他的发现,齐木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就像盯着孩子在充气城堡里玩耍的家长。

「没想到这样的家伙竟然有那样甜美的味道。」

还是昨天,在确认海藤是信息素的发起源后,五感敏锐的超能力者一瞬间就反应出气味中带有的咖啡味的香醇。

何等美妙的香气啊,虽然潜藏在人群中,却像是雨后的青草香一样,清透却让人无法忽视。

“齐木!”海藤小跑到齐木的位置旁边,双手猛地一撑没有任何杂物的桌面,“和我一起去买新出的小说吧!”

随着海藤夸张的动作,隐秘的甜腻味道一阵阵飘来,齐木的目光摸索过海藤细白的手肘,再到解开两个扣子的宽松衣领下的锁骨,最后定在微微透光的衬衫里,目光巡礼过的地方无一不散发出甜蜜醇厚的气息。

这可有点糟糕啊...

“我,我可不是想看那种没营养的小说,只是里面有曾经对抗暗黑结社的前辈留下的线索,所以我才要去买的哦!”海藤还在为自己想购买最新流行爱情小说的行为辩解。

窘迫的口气一下子将沉浸在香甜气味里的齐木敲醒,随后他迅速发现四周的人也因为空气中越来越明显的信息素变得有些躁动。

被什么东西吸引到晃神,即使对于齐木,也算是新鲜的体验。

于是在事情变得更大条前,齐木使用了时间回溯还原了海藤的身体,没有了信息素的干扰,周围人也毫无知觉地回归到平时打闹的状态。

 

 

“话说齐木,其实我昨天身体有些不舒服。”停止了对周围的巡视,海藤凑到齐木身边,神色凝重地说道。

齐木轻微颔首表示自己在听。

“但是我和你对话完就好多了,我想这正是暗黑之翼同伙伴间流传多年的特殊恢复能力Recover Green,Dark.Reunion在你我身上都埋下了诅咒,所以我们以后要时刻接触,不能被他们的阴谋得逞。”海藤歪着头一脸正色道。

...正是这种一本正经的说法让人受不了啊,看着海藤诚挚的双眼,身为Recover Green真实原因齐木感到一阵挫败。

 

也不知道干了什么,天色就已经呈现昏黄,很晚了。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海藤扭头对齐木说道,“离开前我们一起封印这里吧!”

根据对海藤的了解,封印代表和他一起摆一趟中二到让人羞愤致死的动作外加说一些小学生都会害羞的口号。于是齐木没对海藤的邀请做任何反应,转身就走。

无视就是应对海藤最好的办法。

...

“你别走啊!”

“等等我嘛!!”

虽然没有回头,但走在前方的齐木还是不自觉的放慢脚步。

 

 

在和海藤分别前,齐木拍了拍他的肩膀,手指仿若不经意的蹭过海藤细腻的脖颈,在接触的一瞬完成了今天的身体回溯。

因为发现了海藤是omega这个事实,齐木隐隐感觉自己刚刚触碰过海藤的指尖还散发着稀疏的咖啡布丁的香甜,呀嘞呀嘞,这可有点难办,这种气味就算是意志力坚定的超能力者也抵御不了啊。

用千里眼注视着海藤直到他安全的到达住宅,齐木才放下心来。

嘛,因为想要平静的生活,所以不想麻烦2号出什么意外,护送什么的不是很正常的举动吗。

 

 

 

Part 2.

 

海藤的第一次发情是在星期一,此后的三天,齐木都在上最后一节课前回溯海藤的身体,让他保持之前的状态。

但这么下去总归是不行的,多次的定点时间回溯会造成怎样的后果,齐木不知道,也不想去冒险得到答案——而且,海藤的性别也无法一直隐瞒下去,就像家里那台废旧的电视,只要有一天忘记回溯,就会完全报废,没有修复的余地。

发情期是一个会随着环境变动而改变的生理现象,人体的复杂程度远超人们所想,要是哪天,在齐木不在的地方,因为什么未知因素刺激了海藤的发情期提前,那事情才是真正的往无法控制的方向发展。

毕竟,只要有齐木在,总能想到除了时间回溯外的其他方法。

 

 

今天是星期五。

齐木像往常一样在最后一节课上课前将海藤的身体回溯。而海藤这个某种意义上超级大条的麻烦君依然和平时一样,一有空就抓着齐木行动。

他发现最近的齐木总是避免和他肢体接触——虽然以前的齐木也是这样,但最近特别明显,好像是在避着他,但是和以往不一样的是...齐木在避着他的同时又好像有点黏他,这么说很自相矛盾,但一定要形容的话就是如此。

不仅是齐木,自己也很奇怪。海藤无意识的扯了扯自己胸口的衬衫,最近伴着燥热的天气身体也总是时不时感到发烫,胃口也下降了许多,原本怀疑自己是发烧,也测过体温,各个指数都很正常,所以...这份没来由的躁动缘由至今未解。

能够读取直径两百米内人类思想的超能力者按理来说当然不会漏过海藤任何的小思绪,但是由于一个月前齐木就开始尝试带着锗成分的物质来避免听取人们的心声,于是海藤的心思也被巧妙的掩盖过去。

 

 

 

“同学们,上课了。”讲台上年轻的女老师为班里纷闹的氛围按下暂停键。

每周五例行的生理健康课是现代中学必备的课程。海藤虽然平时做出一脸中二不羁的姿态,但本质上是个乖宝宝,所以这节课,他依旧听的很认真,为了期末好看的绩点,也为了不被严厉的母亲责骂。

“alpha因为与生俱来的优势所以总能在各个领域做出超越beta的成就...”

认真的在书本上记下笔记,心里感叹了下alpha性别力量的强大,alpha是很稀有的性别,一般一个班里仅有一个,那位性别罕见的同学总会被班里人追捧...

不过也有例外就是了。

海藤往班级后排角落的位置一瞥,目光落在流着口水呼呼大睡的燃堂身上。

那样的家伙竟然是alpha...真是不可思议,燃堂在高一上学期的体检中被查出是alpha体质时,几乎震惊了整个pk学园。

不过说来也不是毫无道理,虽然燃堂的外貌确实有些无法描述,但他在体育和艺术方面的天分好的惊人,久而久之大家也接受了这个结果。

二年c班有三名alpha,分别是燃堂力、照桥心美和目良千里。虽然照桥的检查结果让很多人意外,但她的后援团在得知她的性别后人数反增不减...大概是这种属性戳到了某些人的点了吧。

将目光从睡的死沉的燃堂移向不远处的齐木,粉色头发在班级中并不显眼,坐姿是一丝不苟的端正,视线正集中在讲课的老师身上。

不愧是我选中的好友,虽然只是beta,但这种认真的态度真是让人敬佩,海藤感叹。

因为戴着锗物质感知不到周围人的心声,但齐木敏锐的观察力让他一下就发现海藤热烈的目光...这个笨蛋,不好好听课,在干什么啊,稍微有点忍受不了他人关注的超能力者不着痕迹的撇了下嘴角。

海藤的动作被台上的老师收入眼底,她轻咳一声:“海藤同学,请你讲一下omega发情期的体现。”

有些慌乱地站了起来,在短暂的晃神后,海藤按照自己工整的笔记念道:“发情期导致身体免疫机制开启,首先的表现为食欲不振,伴随着体温升高的反应,不过最明显的还是信息素的外溢...”

一番通顺的回答让老师满意的点了点头:“请坐,回答的很好,下次上课可不要开小差了。”

“是。”海藤的脸漫上窘迫的红,分神被老师当场抓包让他非常懊恼。

...这家伙真是彻底的笨蛋,听完海藤流利的回答,齐木忍不住吐槽,他就一点都没发现自己的异常吗。

 

 

下课后,两人又一同踏上回家的路。

“齐木,你说我有没可能是alpha啊?”海藤突然发问。

“...”

“嘛,反正我就算不是alpha也会是最强的,像燃堂那种笨蛋也能成为的性别我才不稀罕呢。”

“...”不,看你的表情,真的是很稀罕。

在两人一说一沉默的对话下,很快的就走到分岔口。

当海藤的背影消失在齐木的视线里,齐木如往常一样开启千里眼继续注视着海藤的情况。

 

回家的途中,海藤边走边卸下手上缠着的绷带抚平皱的乱七八糟的校服,好让自己进入家门时是一个好好学生的姿态。

在离住宅两个拐角的路口处有个小公园,海藤小时候常来这里玩耍,于是经过时眼神不由往里面一瞥,结果却看到了不起眼的人工假山后三个穿着邋遢的猥琐男人包围着一个看起来才初中大小的女学生。

这下麻烦了,齐木和海藤同时想。

海藤的身体快于思考的冲出去将女孩子扯出来护在身后:“你们在干什么!”

那三个男生中面相最凶恶的黄毛最先反应过来,伸手推了海藤一把:“我才要问你在干什么呢!”

海藤空有一颗见义勇为的心却没有与之相符的体魄,被男人用力一推搡就往后猛的一倒,跌落在地上,因为手劲过大,所以本来就有些松散的衬衫在跌倒的瞬间被书包上挂着的镰刀装饰给撕拉开,后背也撞到假山上的石块上一声闷响。

虽然后背很痛又害怕到发抖,但海藤还是马上站起来将吓得流出眼泪的女孩挡住。

其余两人趁海藤没站稳,一左一右地架住了他,海藤没法动弹但还是立刻叫旁边的女孩快跑,穿着初中校服的女生跌跌撞撞地跑出公园,不时满脸泪水回头看向海藤。

直到女孩的身影消失,海藤才松了口气。

这放松没持续多久,下一秒,海藤的脸就被那个推了他一把的黄毛掐住:“你很有种嘛。”看着男人凶恶的表情,海藤手脚都在发虚。

最多就被打一顿,至少让那个女孩子避开了可能会发生的可怕侮辱,我怎么能退却呢,海藤不断的进行自我安慰。

“大哥,你有没闻到什么味道?”架着海藤左手的男生在这剑跋扈张的气氛下突然发问道。

黄毛嗅了嗅空气:“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有一股甜甜的气味...”仿佛为了验证,他朝四周又闻了闻,最后鼻尖贴近海藤的颈边,“是这小子发出来的。”

在男人凑近的同时,海藤感觉自己意识变得混乱,腿脚也从发抖变成了完全的无力,白皙的皮肤染上一层粉红,视线也逐渐模糊。

架着海藤的两个男人感觉到他完全无法着力,于是加大了力气撑住了他。

黄毛仍然掐着海藤的脸蛋,仔细端详了一会,面露惊异的神色:“哈!?一个发情期的omega?”

 

 

陷入半昏迷状态的海藤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随着窸窣的衣料摩擦声后上身变得清凉,刮过的微风经过他裸露的皮肤带来一阵酥麻,一双粗糙的手抚上他的腰侧...

“快点反抗啊!”脑海深处这么叫嚣着,但身体却迎合着那双手的动作。

就在海藤快放弃希望时,一股浓烈的气息朝他涌来,那是他以前从未感受过的强烈的气息,仿佛能够包容一切,吞噬一切。

然后一簇粉色在他的视线里。

 

那双恶心又粗糙的手的触感消失了,取代它的是一个干燥又温暖的怀抱。

 

 

齐木低头看向怀里的海藤,上身已经完全赤裸,裤带也被扒拉掉一半,露出印着翅膀纹样的黑色内裤一角,脸上被掐出红色的印子,眼睛蒙着一层泪水吃力的半睁,身体不断颤抖,白皙的指尖紧攥着。

“我来晚了,抱歉。”发现海藤这里情况不妙后,齐木就迅速找了个没人的地方进行瞬移,可还是稍微来迟了一点,让海藤受到不少的惊吓。

将这三个混混解决后,离能再次使用瞬移还有一分钟,齐木的注意力转移到海藤身上,正在他怀里的人不自觉地蹭着接触他的部分,那股比第一次发现时还要浓烈上千倍的香味侵蚀进他的神经。

该死。

感觉到自己身体起了反应,齐木暗暗咒骂了一句。他以为自己不会因为普通人的信息素产生性欲,以往的经验也证明了这点,但海藤的气味过于特殊——特殊到再这样下去,齐木会和普通的alpha一样,陷入无理智的欲海里。

将地上撕裂的衬衫还原后给海藤穿上,与自己的呈指数增长的欲望不断作着斗争,时限一到,齐木就将海藤移至家门口,替他摁响了门铃,隐身在一旁,直到看到海藤的母亲慌张的将意识脱离的少年挪到屋内才放心收起信息素离开。

 

现在这个时代,每家每户都放有抑制剂,海藤是初次发情,只要注射剂量合适的药剂再在家中休养一段时期就能安稳的度过发情期。

 

 

无视了不靠谱的父母的好奇注视,齐木一回家就将自己锁进房间里。

放空思绪倒在床上,身上还满是海藤的甜味,齐木想起刚才依偎在他怀里的虚弱的omega的模样,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欲望又升腾起来。

...真是的,只有这种冲动的部分像普通人吗。

 

 

tbc.

-

 →Part 3. and Part 4.

 →Part 5. and Part 6.

 

作者有话说(误

 

写完以后来回看了几遍,越看越不满意...但又舍不得这么多字都烂在office里,所以还是忍着羞耻发了出来。

齐海这对其实真的挺难写的,因为齐木的超能力设定,所以很多地方都会大开上帝视角,可是我作死的没选第一人称的叙述方式,所以整篇文充斥着一种魔幻的角度...好吧,我承认是我文力有限的锅。

很喜欢虽然胆小中二但是关键时刻总是率先站出来的小瞬以及说着不管事却一次次(被动的)帮助他人的楠雄,希望这样的两个人能够更多的融入对方的生活,彼此都得到幸福嘿嘿。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读者,你们都是小天使(星星眼

 

附:咖啡布丁本身应该只有很淡的香精味,什么可口香甜都是后期艺术加工的((自我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