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象|Powered by LOFTER
一个热衷碎碎念的家伙
不规律疲软发作中

在遥远的未来
可能会更新...吧

*本文设定beta也能感受到信息素不过很不明显,也无法分辨味道,但是能知道有omega发情

*alpha进入青春期后就能体检出来,omega依靠发情期辨认,一般omega在进入高中前后就会分化,所以默认16岁后仍没分化的人基本归属beta,但不排除有极晚发情的特殊状况

*调查人口结果表明abo比例约为1:50:0.8

*虽然男女beta和omega都可以生子,但社会还是异性伴侣为主流

*同性婚姻合法。

←Part 1. and Part 2.

→Part 5. and Part 6.

 

 

↓↓↓

 

Part 3.

 

齐木楠雄做了个梦。

他梦到了他和海藤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做爱。

就算是情绪很少波动的超能力者也被自己的梦境吓了一跳。

按以往的经历来说,他的梦几乎都带有预知的功效,手指按在太阳穴,齐木回忆梦中的细节,试图找出导致这种行为发生的原因,但努力的回想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反而让海藤屈于身下的画面越加清晰。

放弃了思考,齐木从被窝里坐起,却突然发现腿间有什么不对劲的潮湿——

出生至今十六年,齐木楠雄第一次知道了梦遗的滋味。

 

 

“爸爸,今天的楠雄有点成熟的感觉呢!”穿着围裙的久留美依偎在国春身上。

“妈妈说的对,今天的楠雄确实比以往都有男子气概哦!”齐木国春一如既往的贯彻爱妻至上的原则附和道。

“不过还是比不上爸爸帅气哦~”

“诶呀,讨厌啦,妈妈~”

...

无视了傻瓜情侣父母的耍宝,齐木沉默的吃完早餐。

 

“我出门了。”

告别父母,走在去学校的路上。今天星期四,刚好轮到齐木值日,所以他提前出门了一会,由于时间较早,街道上人影稀疏。

走到交叉口时,意外的遇到了快一星期没见面的人——海藤。

“...嗨...齐木,早上好啊。”和以往充满活力的招呼不同,海藤的声音带有明显的闪躲。

维持着原本的步速,齐木平淡地回应道:“早。”

看着齐木从自己身边擦肩而过,海藤的头埋了下来,果然是在嫌弃吧。

因为发情期,海藤的母亲为海藤请了一周的假,得知此事的老师在星期一班会时就和班里人说明了海藤的性别——为了防止特殊性别的发情期导致的恶性事件,学校内的alpha和omega都被要求公示大家。

虽然表面上三种性别都是平等共处,但其实omega一直都是比较尴尬的存在,除了生育能力很强外,其余的各项几乎都低于普通水准的omega被很多职业拒之门外。

有些偏激份子甚至称omega为繁殖工具...

想的越多,海藤的情绪越低迷。

齐木转头看向仍然停在路口的海藤。

这家伙还真是好懂,就算没有读取心声,也能看得出他在烦恼着什么。

“不一起走吗。”

海藤震惊的抬起头:“诶...!?你还愿意和我一起上学吗?”

“为什么不。”

话音刚落,海藤就一改郁闷的神色扑上来,一个熊抱。

“齐木唔哇哇哇!!!”

“...”

 

 

虽然齐木的反应让海藤安心了一些,但临到教室门口时,海藤还是有些踌躇。

“别躲了,”齐木将书包塞进储物柜,叹了口气,对着缩在门口不敢往再前进一步的海藤,“班里人还没来。”

 

准备好早读的课本后,齐木便拿起扫把开始了值日生的工作。

海藤趴在桌子上,目不转睛地看着齐木的一举一动,因为盯的太认真,视线被因为酸胀而漫出的生理性泪水模糊,齐木的身影反射在视网膜上只能看到一抹粉红。

啊,说起来那天也是这样的颜色呢。

想到那天的经历,海藤就有些后怕,假如当时没被那个人救了下来,他就要遭遇想到不敢想可怕的侮辱,说来也不知道他是谁...假如遇到的话,一定要好好感谢才行。

在被注射抑制剂两个小时后,海藤才在家人的注视下清醒过来,不过奇怪的是,印象中被撕裂的校服竟然完整的穿在身上,要不是公园的遭遇记忆太过清晰,海藤都会怀疑那只是一场梦。

在海藤想事情的同时,齐木结束了值日工作,班里人也陆陆续续的来了。

大家都没对海藤是omega的事情有很大的反应——正确的说,是没什么新鲜感了,这件事情的热度经历三天后已经冷却下来,加上海藤并不是班里受关注的人之一,所以除了一些对海藤晚发育的调笑外,再也没有什么不寻常的...硬要说的话,就是梦原同学因为这件事郁闷到直接瘦了三斤。

而海藤的朋友圈里,齐木不必多说,燃堂则是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意识,窪谷因为自己也是omega,所以这件事更是平静的没使这个小圈子泛起一丝波澜。

 

 

日子一天天过去,海藤也恢复了中二的本性,虽然或多或少收敛了一些,但还是很让人无法直视。

齐木都差点觉得那场梦是个幻象。

因为天气越来越热,学校开启了夏日特殊的课程,游泳课。

对于青春期的男女们,这门课光是名字就充满了荷尔蒙的气息。

对此最感兴趣的人不外乎是那位好色的灵能者。

齐木对于鸟束每日对自己讲述对游泳课的向往的行为表示拒绝,他并不能理解鸟束对同样结构的组织构成的人体如此狂热的心态。

随着夏日的温度的攀升,游泳课如约而至。

上课前,大家需要提前换上泳衣,于是男女生分别进入各自的换衣室。

 

一股脑地涌进窄小的换衣间,男生们都利索的脱掉校服换上准备好的泳裤,海藤也开始解起衬衫的扣子,齐木的目光不经意间扫过海藤的光裸的后颈,浅蓝色的发丝服帖地贴在脖颈,因为衬衫的动静而若隐若现的白皙皮肤...齐木感觉自己呼吸凝滞了一点。

“海藤,你真是瘦的和豆芽菜一样耶,要多吃饭啊。”站在海藤身旁的男生在看着海藤脱的精光的上身笑道。

海藤将解下衬衫恶狠狠地塞进袋子里,虎着脸向那个男生辩解:“我这是结实!”

比海藤高半个头的男生爆出笑声,一胳膊揽住海藤的肩膀逼着他的视线转过来,另一只手拍了拍自己雄壮的胸肌:“这才是结实。”

充满男性气息背阴拥挤的换衣室,小麦色的手臂和带着暖调的白皙皮肤交叠,齐木无端的感到一阵烦躁。

我大概有些不正常了,齐木想。

 

 

Part 4.

 

换好泳衣在泳池边集合,跟着老师完成了热身运动,大家就解散开始自由活动。这次的游泳课是BC两班合上,所以不出意外的齐木在人群中看到了顶着一脸正直表情内心却不懂在进行什么龌龊想法的灵能者。

“师傅!”原本沉迷于夏日青春热辣的女生躯体的鸟束零太在看到齐木后立刻兴奋的挥着手小跑过来。

不是说了大庭广众不要叫我师傅吗,齐木的眼神被绿色镜片遮住。

 

 

而另一边,海藤正蹲在地上,专注地用打气筒给自己带来的救生圈充气,大概是因为小动物特有的敏锐知觉,海藤感到被一阵扫视的目光略过,疑惑着抬头,却只看到不远处在和紫发少年愉快交谈(误)的齐木,没多想便忽略掉刚才奇怪的感觉,继续手上的工作。

原本打算约齐木一起下水,但因为他正和其他友人交流,所以海藤在关上泳圈充气阀后,便独自挽着游泳圈往泳池走去。

泳池里已经有了不少玩闹的学生,陶瓷铺就的边缘也被漫上不少积水。

没什么好怕的,海藤自我鼓励道,超弱的运动神经,在游泳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虽然有过几次不太愉快的溺水经历,但自恃无所不能的漆黑之翼的化身,海藤依然锲而不舍地进行着一次又一次尝试。带着他的救生圈。

一鼓作气下水吧!这么想着,海藤的脚步迈的都比平时大步许多,离泳池越近,蓝发少年神经崩的越紧,终于走到泳池的边缘,海藤紧张的将泳圈放下,抬起脚准备进去——

 

“嗨,小矮子!”

在换衣间磨叽半天的燃堂一出来就看到站在泳池边的海藤,粗大的手猛的一拍海藤纤细的身板,贯彻着他独有的打招呼方式。

被燃堂的大到像是揍人的拍力冲击,海藤侧着身以微妙的角度超游泳池水面和瓷砖边缘的接触面倒了过去,手里一直拽着的泳圈也被慌乱中滑倒的脚踢开。

“哇啊——!”被吓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的海藤在跌入水面前0.1秒于内心发出呐喊。

 

 

齐木面无表情听着鸟束絮絮叨叨的关于BC两班女生的评价和身为灵能者不普通的日常,虽然他对这些内容完全没有兴趣,但他更不想去拥挤的泳池和一群人分享狭小的空间,对比之下,在阴凉处听鸟束说话也不是那么糟的选择。

“听说师傅班里最近多了个omega?”

齐木看了鸟束一眼,点头。

“男生还是女生!是谁啊!”鸟束露出一脸好羡慕的表情追问。

“你认识的,海藤。”虽然并不想和鸟束讨论这个话题,但出于礼貌齐木还是好好的回答。

“诶,竟然是那个小白脸哦...”

这样就好,不要再继续追问了,听到鸟束失望的话语,齐木为这无聊的话题即将结束感到些许愉快。

在两人间空气即将冷却下来时,鸟束眼角的余光正巧瞥到不远处蹲在地上给泳圈打气的海藤。

目光扫过蓝发少年朝他们方向露出的白皙后背,鸟束露出兴味的笑容。

看着鸟束的表情,齐木轻微皱眉。

“其实海藤还是不错的——”语气夹杂着些许兴奋,鸟束对着齐木摆出一脸神叨叨的表情,压低音量:“听说omega第一次发情后身体都会变得敏感很多,就算是男性omega也...”

鸟束话没说完,齐木就抢先一步用念能力封住他的嘴,被强行压住嘴巴的鸟束只能从喉咙发出含糊的音节。

“不要对海藤胡思乱想。”看着鸟束渐渐安静下来,齐木才将这句话传入鸟束心里,松开了对他的限制。

摆脱控制的鸟束撑着膝盖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因为深知齐木不是会滥用超能力的人,所以鸟束对齐木这次异常的举动,更加觉得莫名其妙。

“我对男人的身体又没兴趣,怎么会乱想!”不敢大声对齐木反抗,但鸟束还是小声的抱怨道,“齐木师傅也太保护过头了吧...”

于是鸟束的嘴再度被封上。

齐木避开鸟束祈求的视线,隐在镜片下的目光晦暗不清。

 

...保护过头?我对海藤?

 

还未能清楚的为自己的异常找到合适的理由,齐木的思绪就被遭遇意外的海藤的惊呼打断。

“哇啊——!”

蓝发少年慌乱地扑棱着细瘦的胳膊就要倒向水面。

齐木的超能力瞬间判断出海藤若是在毫无防护的情况下跌下水面,左侧小臂和小腿骨有百分之九十八的几率会因撞到泳池边缘而视情况受不同程度的伤。

 

海藤瞬,真是个超级大麻烦。

 

...

 

“噗哈!救命啊!我要淹死了!啊——!”

“救命哇!哇啊啊!”

“...?”没有呛到水也没有撞到硬物的疼痛——感到不对劲的海藤停下了求救声,挣扎的动作也逐渐缓下来,只是眼睛还因害怕而紧闭着。

...为什么感觉自己所在的地方有些熟悉,像是那天被暗之摆渡人(海藤给恩人设定的角色)抱在怀里的感觉很像...嗯,抱在怀里?

觉得自己联想到不得了的东西,海藤克服了恐惧,睁开了眼,最先进入视线的是齐木湿淋淋的头发和阴沉的脸色,水一滴滴从他的发梢和镜架边缘滑落,正好滴在海藤的脸颊上,啪嗒啪嗒地溅起星星点点的水花。

“齐木...”海藤以比平常弱上许多的声音小心翼翼地叫到,虽然齐木的表情没有变化,但他直觉感到此时抱着自己的齐木心情不太好。

如海藤的判断一致,齐木现在心情确实不算好,刚才情势危急之下,他反射性的启动了瞬移直接移动到海藤即将跌落的水面下,稳稳地接住了落下的海藤。

 

但是——

感受着堪堪到达胸口的水线,齐木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诶呀,哥们儿,你怎么在这里?”燃堂看到海藤平安无事后就收起了让他脸部惊吓度乘以十倍的恐怖表情,用在周末清晨出来散步遇到好伙伴打个招呼的平静口气对突然从水里窜出来接住海藤的齐木道。

还不都是你惹的乱。齐木努力的压下脾气回应燃堂的疑问:“我刚才在潜水。”虽然理由听起来很扯,但应该勉强能应付过关,因为解释的对象是历史罕见的笨蛋。

如齐木所想一致,显然没发觉齐木的话有什么不对的燃堂伸手将掉在一旁的救生圈捡起来,没心没肺的对齐木笑着说:“幸好你在潜水,不然小矮子就要撞上瓷砖,砸的头破血流啦。”

“...”不要这么轻易地说出这种话啊,你这罪魁祸首。

怀中的海藤因为刚才受到的惊吓导致的颤抖还未缓下来,让齐木对燃堂无所谓的态度更是一阵火大。

因为这边发生的动静,不少同学的视线也看了过来,幸好海藤最初的叫声被当时大家的嬉闹声盖过,所以齐木的突然出场的只有燃堂和鸟束看到,但之后海藤慌乱的求救声倒是吸引了不少注意力...

真是不幸中的万幸,齐木想。

 

被齐木抱在怀里的海藤偷瞄他的神色,看到他的表情恢复成平时的样子才松了口气。从落水的慌乱中冷静下来,原先没在意自己和齐木的姿势有什么问题,现在才感觉一阵不对劲。

这是公主抱啊!海藤的脸色腾的一下变得通红,和齐木接触的皮肤瞬间烧的厉害,海藤毛绒绒的脑袋不自觉地缩进齐木的怀里。

这家伙怎么了啊...胸口被柔软发丝的来回拂过,齐木有些莫名其妙。

 

“哇,是公主抱啊!”“他们在玩什么?话说齐木的臂力有那么大的吗?”“他们维持这样的姿势很久了,是什么惩罚游戏吧。”正当齐木还疑惑时,班里无知的围观群众的话语一字不漏的落入齐木的耳朵里。

 

 

噗通——

海藤落水的声音。

因为被大家注视着无法使用超能力的齐木废了不少力气才把海藤从水里捞起来,刚才由于周围的讨论声,齐木反射性地松开抱住海藤的手,完全旱鸭子的海藤一落水就又开始了喊叫和挣扎,甚至好几下都打到了身旁的齐木身上。

这里再次闹出的动静总算引起了游泳课的松崎老师注意,他板着凶狠的脸大步走来,打算好好教训两个游泳课上闹事的学生,不过可怕的神色在面对着海藤惊吓的表情时瞬间瓦解。

是个脆弱的omega啊,那也没办法了。

“齐木,你先带着海藤先回班里休息吧,看他现在的情况也不像能继续上课的样子。”虽然只是超短时间的“溺水”,但由于众所周知的omega体质的脆弱,松崎还是决定让海藤提前下课。

“...”

“是。”

 

 

和海藤一前一后来到更衣室,齐木在心底无奈的叹了口气,果然只要和海藤扯上关系事情就会变得很麻烦。

想到刚才松崎拉着自己叮嘱要好好看护柔弱的omega同学的恳切话语。虽然对于发自内心想保护弱者的老师来说不是很应该,但齐木真的很想告诉他,对于海藤来说最危险的就是身为alpha的自己。

以前检查身体时为了能够融入普通的生活而隐瞒了alpha性别的行为,现在看来简直是自作自受,齐木边套上制服边腹诽道。

“那个...齐木!”海藤的呼声让穿好衣服正准备回班级的齐木瞥向他。虽然是背光的角度,但海藤脸上漫起的潮红还是一点都没拉下的落在齐木眼底。

不能直接读取海藤内心的齐木有些疑惑,这家伙脸这么红,该不会是刚才的落水加惊吓导致发烧了吧。

海藤扭捏的扯着手上的绷带,支支吾吾地开口:“谢啦,齐木,刚才的事...”对于这吞吞吐吐的道谢,齐木没有回答,于是海藤像是火烧眉毛一样慌乱的接着说道,“身为我的二把手,你能力还是很不错的,今天是我故意这么做来测试你的反应度,看来以后在我漆黑之翼不在校园的日子里,你也能为我分担很多责任了呢!真是靠得住啊!”

...

小孩子吗你。

没有回应,齐木往换衣间的大门走去。

海藤面露焦急的神色,啊啊啊我刚才在说什么呀!齐木一定生气了吧!为什么自己不能抛开漆黑之翼这个身份好好道谢呢!

正当不知所措的海藤扯着衬衫杵在原地的时候,齐木侧身从他身边经过,一瞬间,海藤感觉到脑袋上方传来的温柔触感。

啊嘞,被摸头了?

即使不用转身,也能清楚的捕捉到海藤还未褪去红晕的惊讶表情,齐木突然觉得有超能力,也不是什么坏事。

至于这别扭的道谢,踏出换衣室大门心情略微有些愉悦的超能力者表示他就勉强的收下了。

 

tbc.

-

←Part 1. and Part 2.

→Part 5. and Part 6.

 

作者有话说:

 

不瞒你们说,我没想好两个人怎么h,因为齐木的超能力总是阻碍着我(喂,不过大纲是定好了,莫方!好吧其实我自己就很方,该怎么写啊喂!

大家对前两章的喜爱让我受宠若惊。

再次感谢读到这里的小天使嘿嘿~

 

附:这几天日播版的更新简直是一口大糖!海藤的情书x也动画化啦我好兴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