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象|Powered by LOFTER
一个热衷碎碎念的家伙
不规律疲软发作中

在遥远的未来
可能会更新...吧

*本文设定beta也能感受到信息素不过很不明显,也无法分辨味道,但是能知道有omega发情

*alpha进入青春期后就能体检出来,omega依靠发情期辨认,一般omega在进入高中前后就会分化,所以默认16岁后仍没分化的人基本归属beta,但不排除有极晚发情的特殊状况

*调查人口结果表明abo比例约为1:50:0.8

*虽然男女beta和omega都可以生子,但社会还是异性伴侣为主流

*同性婚姻合法。

←Part 1. and Part 2.

←Part 3. and Part 4.

 

 

 

↓↓↓

 

Part 5.

 

黑板上写着未来几天的考试安排。

齐木扫一眼后就低头整理书本,这种轻易就能拿满分的考试,于他而言根本没有注意的必要,除了考试时为了取得平均成绩而不得不使用超能力外,试卷的题目简直就和呼吸一样简单。

在酷暑的游泳课结束后,私立pk学园进入了被学生们称作“恶魔周”的连续测试的日子。成绩较优的学生们虽然表面上很轻松,但暗地里都开始铆足了劲与他人竞争;而成绩中等的人也在努力稳住自己的水平,力求能够进步迈入优秀的行列;最惨的也是成绩最差的学生则是在为不留级而努力奋斗。

总之,这段特殊的时间,校园里充满了浓厚的学习氛围。

 

现今的社会上对于人才的选拔一方面是看性别而另一方面是看人们出生以来的各项成绩,所以即使性别决定了大部分人未来的道路但还是很多人在成绩上努力试图改变自己的命运,即使是alpha也不得不努力保持自己各项测试的优势,所以中学时期的各项大型的考试也特别被大家重视。

不过这些都与齐木无关——

清理好桌面,齐木便从教室后面的收纳柜取出母亲做的便当,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掀开盖子正准备就食,在饭菜入口前,齐木突然停下了动作。

有些不对劲。

 

平日里燃堂和海藤总是一下课就带着食材丰富的便当和喧哗的空气造访,即使是齐木没带便当而去食堂买面包的日子,两人的骚扰也会以各种无法避免的形式如约而至,虽然齐木并不愿意,但久而久之,奇妙的三人午餐时光已经变得习以为常了。

咀嚼着母亲做的食物,齐木脑内浮现出附近所有人的动作。

忽略某位被体育社团拉走说是要刷新社团内记录而并没有在班里的燃堂,齐木的意识定在一脸痛苦攥着笔紧盯眼前书本的海藤身上,他面前摆的是数学练习卷,齐木扫了一眼便知道这不是校内的课业,想必是那位读作妈妈写作真魔的女士给海藤买的课外练习题吧。

回忆起那位面色严肃讲着“我家小瞬一周三天去补习班,一天在家学习三小时”的母亲,齐木不自觉的有些同情海藤,你也活的不容易啊。

一边看着海藤纠结题目,一边消灭着便当里的食物,不自觉间午餐就已经吃完了,齐木收起便当盒,准备放回后排的柜子里。

走向教室的后方的路正巧经过海藤的桌边,路过的齐木正好可以从上方看到埋头做题的海藤纤长的睫毛和透过光线显得有些透明的耳朵。

虽然并不是很想干涉他人的生活,但在看到海藤瘦削的身影后,齐木还是开口说道:“先吃午饭吧。”

“啊?”海藤抬头迎上齐木的眼神。

“题目等会再做,现在先吃饭吧。”

 

 

看着端着便当在自己面前吃着午饭的海藤,齐木的眼色被反光的镜片挡住,虽然是他说劝海藤吃的午饭,但是齐木没想到在自己已经吃完便当的情况下,海藤还是和往常一样,跑到自己的座位前享受着午餐。

懒得开口也找不到好的理由叫海藤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齐木只好看着海藤一脸幸福的吃着便当里的食物,腮帮子一鼓一鼓,让齐木不由得联想到某种软软小小喜爱储藏食物的生物。

各方面都很要强的海藤妈妈准备的便当也同她本人一样,有着均衡到刻板的营养比例和不输于人的美味口感。

夹起一块西兰花,准备往嘴里送的时候,海藤注意到面前沉默的齐木的神色——诶,好专注的眼神啊。

将菜品送入嘴里的动作缓了下来,海藤的注意力转移到眼前人的身上...偷瞄着齐木的表情,海藤脑海中突然冒出“齐木是不是很想尝尝我的便当”这个看来有些荒谬的想法。

没有多想,海藤便将夹着西兰花的筷子举到齐木眼前晃了晃:“呐,齐木,这个给你!”

示意完食物,海藤便打算将其放到齐木的便当盒里,但目光投向面前除了自己的饭盒外空无一物的桌面,海藤的手维持着刚才的姿势僵在齐木面前...直到此时他才想起齐木早就收起便当盒的事实。

空气一瞬间凝滞了,海藤的脸不由自主地涨红起来,像鼓胀的气球。平常吃饭时,大家偶尔会互相交换菜品,虽然齐木一般不参与,但海藤和燃堂在遇到超美味的菜总会慷慨的分享给齐木,所以今天,海藤也是如同平日一般,想要将食物分享给自己的好友兼信任的二把手。

但现在的情况不就搞得像是我要喂齐木一样嘛!

 

齐木盯着眼前筷子夹着的绿色蔬菜,因为远近的缘故,海藤的脸几乎被这团绿色挡住。

刚才海藤突然的举动也让齐木小小的惊讶了一下,不过一瞬间他就反应过来事情的原委。虽然是海藤的一份好意,但齐木并不打算在班里上演投喂与被投喂的剧目,何况他也没有对西兰花特别感兴趣——假如是咖啡布丁还另说。

让海藤自己吃掉吧。

就在打算将拒绝的话语传给海藤时,齐木敏锐地嗅到空气中潜藏的甜腻气味,大概是因为窘迫,海藤的信息素比平常扩散的稍微多了些。

想着海藤在被自己拒绝后可能会因为难堪而发散出干扰自己的气息,齐木无奈地起身,抓住了海藤扶着筷子的手,吃掉了上面夹着的食物。

品尝着蔬菜的滋味,没有了食物的阻挡,海藤呆呆的无措表情全然收入齐木的眼底。

“...”西兰花的味道,还不错。

不过和齐木预期的不同,在齐木咀嚼食物的同时,海藤周身的信息素呈指数型增加扩散入四周的空气。

这家伙也太容易波动了吧,齐木看着表面上装作镇定机械的继续进食的海藤,慌乱的神情将海藤的情绪暴露无遗,虽然非发情期受情绪影响的情况下信息素浓度再高也不是普通人类的嗅觉可以感受到的。

这样的海藤让齐木不自觉的联想到那次游泳课上怀里毛茸茸的脑袋,皮肤还记忆着被柔软发丝蹭过的触感,齐木突然间觉得充斥着咖啡香醇的空气好像有些热了起来。

 

Part 6.

 

“齐木,我吃完了...先回座位啦。”海藤收拾着只剩下胡萝卜块的便当盒对齐木说道,闪躲的眼神明显还在为刚才的投喂行为感到难为情。

“...嗯。”齐木看着眼前的少年嘴角还沾着的米粒回应停滞了一下,不自觉地想用念动力直接抹去这小小的白点,但在看到抽屉里露出一角的餐巾纸后放弃了这个外人看来略显亲密的举动,转而抽出一片纸巾递给毫无自觉的海藤。

楞楞的接过齐木递去叠的整齐的纸巾,海藤露出疑惑的神情。

齐木点了点嘴角,海藤才明白过来,以一脸“丢脸到家好想死”的表情恶狠狠的擦了几下嘴巴,力道大到血色从薄薄的唇瓣跑开。

“我是故意留下饭粒的,刚才Dark.Reunion的人正在监视我们班级,我必须装成普通高中生的样子才能逃过他们的怀疑...所以...”

音量越来越小,到后来几乎变成了蚊子嗡嗡声,齐木照顾到海藤羞耻感即将跳到百分百的情绪,只好顺着他的话点了点头,虽然他并不认为普通的高中生会笨拙到吃饭吃到嘴角...

 

 

“海藤,有人找!”教室的前门,一位带着眼镜的同学朝海藤挥手,将海藤从羞窘的情绪拯救出来。现在还是午休时间,吃完饭后很多学生都会出来活动,所以走廊上来往的人流挺多,也带来一阵学校课间特有的噪音。

“知道了,就来!”离开齐木的位置迅速的将自己的餐盒收到置物柜里,海藤扭头对眼睛男回应道。

虽然并不知道造访的人是谁,但刚才的喊声打断了他和齐木间尴尬的气氛,海藤不禁对来人产生了一丝微妙的感恩之心。

脑内以毫无死角的视觉关注着海藤小跑着到教室前门中途还差点摔跤的慌忙动作,齐木闭着眼呼出一口气。

冒失的家伙。

拿出抽屉里的小说翻到书签放置的页码,打算继续愉快的午间阅读时光,却无法控制目光瞥过倚在教室前门高挑的男生。

室内鞋表明着三年级学生的身份,衣服的标签上写着的名字是古奈。

比计算机精密的记忆告诉齐木,海藤的人际关系中并没有这号人物的存在,所以在看到他拉着海藤的手腕笑的一脸灿烂时,齐木不由眯起眼。

 

“海藤,你好,我是高三的古奈。”高个的男生声音很温柔,面带微笑,让人看上去很有好感。

虽然有些疑惑于这位不认识学长过界的亲切,但海藤乖巧地朝微笑的男生点点头:“学长好...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啊,我就直说了吧,”海藤的问话刚结束,古奈将先前一直插在口袋里的手拿出来握住海藤的手腕,“你愿意成为我的番吗?”

“...!!?”

因为是在教室门口发表这番言论,不少过路的同学都听到,部分好事者还起哄着“快答应他”“亲一个”之类毫无责任感的话语。

海藤被这突兀的表白吓的意识空白,眼前瘦高的身躯带来强烈的压迫感,一股浓烈的信息素气息扑面而来,直到这时,海藤才稍微有了自己是omega的自觉。

...竟然被alpha求爱了,不可思议。

“果然被吓到了,你不要着急,慢慢考虑,对了,今后你能将下午放学的时间空出来给我吗,我想要和你多相处一些。”

“呃...我...”脑子还处于当机状态的海藤一时间想不出应对的话语。

“就这样说好了哦,下午放学我来找你。”古奈没理会海藤吞吐的话语,说完这句话就松开抓住腕部的手潇洒的离开,在消失在拐角处时留给海藤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

 

以为自己是王子陛下吗,齐木的嘴角下撇了2°,古奈的行动和语言被他看在眼里,对于这种自以为没人会拒绝的耍帅做派,他一向敬谢不敏,想必海藤也...

那是什么表情啊...

双颊还带着午饭乌龙造成的窘迫红晕,再加上后来被围观的学长约会邀请,害羞情绪的叠加让海藤慌张的连眼神都无处安放,这样忙乱的样子在他人看来就像初次被暗恋对象告白的少女一样。

啪的一声将刚打开书页合上,齐木往教室的后门离开,数秒后,超能力者的身影便出现在天台上。

 

-

 

由于学校不开放的缘故,天台没有其他学生,齐木右手握紧护栏,呼出一口气。

刚才在看到海藤那副羞窘的表情,齐木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不受控制起来,因为担心这从未有过的突发情况波及普通人,所以齐木迅速从教室撤离,到达无人的天台。

空出的左手搭上胸口,隔着皮肤感到一阵堵塞,像是被填塞了橘子软糖,心脏的跳动被压制,酸涩的浓浆填满血管,黏腻又柔软,脑袋的思绪都不由得变得沉闷起来。

好奇怪。

空助协助完成的控制装置向来没有纰漏,所以失控的原因只会是刚才那时那刻周围的环境和人事...松开抓紧护栏的右手,无视已经被捏得密度加大数倍的金属铁杆,齐木抱手倚在栏杆上,夏日的风夹带闷热拂过,空气中仿佛带着盐水的湿气。

 

-

 

说起来,这并不是齐木第一次到学校的天台,更早之前,准确说是半年前,在一次海藤组织的探险活动上。虽说是活动,但最终召集的也就只有两人,其他人都以各种理由推脱,而齐木不幸地被听说了这件事的母亲强制推去参加,美名其曰增进和友人间的互动,所以不得不跟着兴致勃勃的海藤在学校乱窜。

海藤兴冲冲地说着要带自己信任的二把手参观新的战略部署基地,那时锁着天台的门正巧坏了,被海藤误打误撞发现,所以在那段时间里天台一度沦为漆黑之翼的活动据点。

就在两人刚到天台,海藤正准备用华美绚烂的词藻描述他独有的秘密基地时,松崎老师十分不巧的带着修理门锁的工人来到顶层...回忆到这里,齐木的表情出现一丝松动——和海藤在一起总是会出各种状况,当然这里说的状况特指不好的方面。

天台是禁止学生出入的,假如被抓到严重点可能会面临处分,更何况对象是学校里最严厉的松崎老师。碍于海藤在身边,齐木不能暴露超能力,所以两人愣是在天台等到工人离开才得以出去...当然,更多的得救因素是托了齐木超能力的暗中帮助。

回忆意外的稍微抚平了齐木心底的烦躁,连着失控的状况也逐渐从身体褪去,分散成颗粒被湿热的风带走。

 

“叮咚——”

上课的铃声响起,齐木仍保持刚才的姿势,感受着那股在心里滋生的暧昧情绪。

虽然此刻从未感受过的情绪让他迷惑不已,但他想他很快就能明白原因,毕竟让他心烦意乱的对象只是个笨蛋而已。

 

-

 

假装从洗手间回来的齐木踩着铃声的尾巴进入教室。

下午的课程过的相当平静,除了海藤不断变化表情的脸外和平日没有什么区别,齐木预感在今天内海藤一定还会为他平静的校园生活加点调味。

果不其然,放学的铃声刚刚响起,海藤便做贼心虚般朝四周看了几眼,确认了那位高三的古奈学长还没出现,才抱着书包小跑到刚起身的齐木身边。

 

“齐木,今天来我家开学习会吧...!”

“毕竟快考试了,我也不能让成绩辜负了世界人民对暗黑之翼的期望,虽然我不学习也能取得很好的成绩啦,但是还是要做个样子给真魔看啊,这就是人类的烦恼啊...所以说...齐木,今天来我家开学习会好吗...”

半天没等到齐木的回答,海藤慌乱的补上一堆解释,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话语一句比一句更加带有恳求的味道。

 

低头看向矮自己半头的少年逞强的话语和透着哀求神色的眼睛,齐木的神色不自觉地缓和,眉梢点缀着他自己也想象不到的温柔。虽然在观察到海藤下午数次看向自己的小动作后,齐木便知道自己十有八九会成为海藤逃避学长邀约的救命稻草,但当海藤的央求声真实的在自己耳边响起时,心里却涌起不知哪来的雀跃,天台处脑子里胀满的酸胀感褪的一干二净。

“我记得你和高三的学长约——”感到自己的异常,本想和往常一样找借口推脱海藤邀约的齐木后半句话淹没在海藤为难到要渗出泪水的眼尾里,停顿了半响,才再次开口道,“所以,学习会前,我们先去和他说清楚,好吗。”

海藤瞬间注满活力的脸直接表达出他无比同意齐木意见的情绪,两人并排着出了教室门,其余同学也陆陆续续的离开教室,齐木保持着他端正的站姿安静等在走廊上,海藤则是紧张地捏着自己的绷带绕着一动不动的齐木转。

 

-

 

即时海藤再怎么逃避,该来的总会来,高挑三年级的身影还是出现在了走廊的尽头。

“海藤,我们走吧!”古奈斜挎着背包大步朝c班的方向走来,无视走廊上的其他人和杵在海藤身旁的齐木,作势就要搂着海藤的肩膀离开。

但他的举动在实现前便被齐木的念能力阻断,即将搭到海藤身上的手尴尬的悬在空中。不过海藤完全没注意到学长君的异样,因为在古奈出现后,他便一直低垂着头看向走廊的瓷砖。

脚尖蹭了蹭地面,海藤鼓足了勇气对面前不动的前辈弯了九十度的腰,念出了自己准备了一下午的话语:“古奈学长,抱歉,我要和朋友开学习会,没法答应你的邀约了...还有”仿佛酝酿情绪一般暂停了一下,“学长中午的请求,我没办法接受,真的很抱歉!”

 

海藤大概认为声音越大越显诚意,所以最后那句拒绝的话语尤其响亮,古奈好不容易放下了不受控制的手,尴尬的情绪还没褪下,被当众拒绝的丢脸又直挺挺的甩到他的脸上。

本来得知二年级新出了一个omega时,他便想好当众告白的套路,像他这样条件优异的alpha主动请求再加上围观群众的鼓动,下不来台的omega一般就半推半地成了他的猎物,看到海藤的时候,古奈的这种预感更加强烈,多么软弱的孩子啊,但是现在,这个软弱的孩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落了他的面子。

为了维持自己良好的形象,古奈只好压下内心的火气:“海藤君,我能理解你的不安,我也不要求你立刻接受我,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多相处,等你认识我的为人,一定不会再拒绝,现在你这么说只是不够了解我...”

 

“海藤,走了,不是要开学习会吗。”干脆地打断了古奈仿佛能再说三个小时自我解释的话语,朝他颔首致意后,齐木便拉过还维持着弯腰姿势的海藤往楼梯的方向走去,被拉着的海藤只好压下内心拒绝他人的负罪感踉踉跄跄的跟着齐木离开。

而古奈则是定在原地,齐木颔首时施加的压力还在他身体上方回荡,周围的空气像是有着实质的重量一样束缚着他,让他无法动作,直到齐木粉色头发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后,他才得以动弹。

 

 

 

tbc.

-

←Part 1. and Part 2.

←Part 3. and Part 4.

 

作者有话说:

 

其实五六很早就码完但是一直不敢发...觉得ooc太严重了还有行文和流水账是一毛一样的,我越看越不行,但是我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处理办法,最终还是发了上来。

在对话方面实在是烂到爆炸...前两章竟然有读者在追让我很惶恐也很开心,真的很怕让喜欢前两章的小天使失望,导致我越来越不敢发,不敢发就不码字,不码字就没东西发,恶性循环...世界上还有比我不负责任的作者吗?!

没有(。

非常谢谢各位因为这篇文关注我的读者...

这篇文的状况是大纲虽然拟好了但是现在我对齐木和海藤的性格掌控越来越偏差了,所以后面的章节更新会很龟速,就和这次一样遥遥无期...辜负了大家的期望,但是我觉得假如我写出的角色和原作偏差太多,那还不如不写,辣眼睛。

还有...我平时刷猎人和松也比较多,假如只是为了这篇文关注我的取关可能比较好,我很刷频的,我更新这篇文会打好tag的,只要关注齐海tag就能看到,所以也没关注我的必要,我真的很少刷齐海_(:зゝ∠)_

再再再次感谢阅读我的拙作的读者盆友们。

 

(话说回来,我的作者有话说实在是太多话了...